DIOR & CHINA III

EXPOSICIÓN HISTÓRICA ALTA COSTURA EN PEKÍN “CHRISTIAN DIOR & CHINESE ARTISTS”

En la primera entrega de “Christian Dior & Chinese Artists” hemos visto la magnitud, relevancia y profesionalización del arte contemporáneo chino. Ahora toca admirar los archivos de la casa Dior, también presentes en la exposición, y comprobar la relevancia histórica de una firma que nace en la postguerra y mantiene hoy día, a pesar y gracias a los relevos creativos en la dirección, un mismo espíritu artístico. (Y, a continuación, yo sigo con la tontería de los textos en chino).

DIOR & CHINA III

迪奥先生去世后,多名才华卓著的设计师相继领衔迪奥公司。年轻的伊夫·圣洛朗于1958年夏季推出的梯形(Trapèze线条,改革了身形设计,成为60年代的领军者。1961年,马克·(Marc Bohan) 以修长风尚(Slim Look)得到肯定,因此接下了伊丽莎白·泰勒12条裙子的订单。1989年,媒体完全被吉安科·费雷(Gianfranco Ferré)所演绎的意大利式New Look所吸引。1996年,在时尚界以标新立异出名的约翰·加里亚诺(John Galliano)接替吉安科·费雷出任迪奥的首席设计师。然而,在纽约大都会艺术馆举行的迪奥50周年庆 典上,黛安娜王妃身穿加里亚诺首次特地为迪奥庆典设计的服装,以此向设计师表达敬意。这位英国设计师的大胆创作使迪奥重新焕发魔力,加里亚诺的艺术想象响 应了当时人们对感官、戏剧、诱惑和张扬特有的欲望。他大获全胜!他绅士般礼貌而浪漫的海盗之风自然地融入迪奥辉煌的穿着风格,尽管其出格的设计不时冲击着 大众。

DIOR & CHINA III

丽丝汀·迪奥在谈到自己借助马塞勒·萨克(Marcel Boussac)业的支持开展公司业务的时候说过:们出售的是理念 (3) 。是理念将品牌推入发展的轨道,并且以超乎迪奥本人想象的方式发展。1985年,贝尔纳·阿尔 ( Bernard Arnault,路威酩轩集团主席及首席执行官 )为迪奥公司总裁,他于1988年控股路威酩(LVMH), 后者因此成为世界精品的排头企业。

DIOR & CHINA III

贝尔纳· 阿尔诺将设计大权托付给加里亚诺, 然后他自己开始在世界上所有的大城市拓展营销网,设立由顶级建筑师设计的品牌店,创立品牌辉煌:1994年在上海,1998年在东京、莫斯科和北京,而后从2001年开始,在美国、韩国、印度尼西亚、台湾、新加坡、意大利、泰国、西班牙、比利时、波兰、摩洛哥、印度……1998年以来,锡尼·多里丹努 (Sidney Toledano, 丽丝汀·迪奥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担任迪奥总裁,他指挥着品牌的发展,使其摆脱特许经营的销售模式,融入鞋包、珠宝等产品。箱包手袋业也随着一款以纪念黛安娜王妃而命名的Lady Dior手提包的推出,而预示着“it bag”现象的出现。Victoire de Castellane创立了高级珠宝部,她一改传统昂贵首饰的一贯做法,使首饰设计摆脱古典主义,融入大胆的风范。2000年,Hedi Slimane被任命为迪奥男装的艺术总监,他将迪奥做成追求全新符号的年轻男士最渴望的品牌。男装毅然地被赋予万方仪态,令90年代散漫的运动风格顿失风采。繁复和优雅重新回到男性美的范畴。2007年,Kris Van Assche接掌男装设计宝座,他凭借剪裁学建立了一种吸取传统营养的现代风格。Kris Van Assche 极具革新男装比例的才能,生动地体现了男装的当代风范。迪奥麾下所有的设计人才都以自己的方式令迪奥先生的革新传统发扬光大,他们将创意发挥到极至,始终在台前闪耀登场,同时又神奇地保留迪奥先生的初创理念。正因为他们毫不犹豫地推翻迪奥旧有的符号,他们才更忠实于迪奥服装的原初动力。

DIOR & CHINA III

那些主宰迪奥命运的大师们虽各不相同,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优点:他们都极具创意灵感,力图将想象的世界变为现实。在北京,找不到比多样化创意活动更好的形式来展示迪奥的世界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 l’Ullens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发 起的这次活动是前所未有的,它通过展览建立一种两个大陆之间的、两种表达形式之间的对话,即当代艺术和时尚之间的对话。时尚参与到个体的表达中去,并寻求 自己的社会身份。如同迪奥为我们这个时代设计衣着,中国的艺术家们竭力点亮他们所处的这个中国经历深层变化的时代。这是文化与时代的对撞!约翰·加里亚诺给时装以文化的迸,他说:我喜欢将不同的风格混用,那种充满生机的女性、鲜活的刺绣、动人的装饰等等 (4) 。加里亚诺寻求不同灵感来源之间的对立冲突,并任由蓬勃的好奇心和热情所驱使。2002年,对中国和日本的发现之旅令加里亚诺心旷神怡,他不遗余力地向媒体悉数自己的见闻,旅行日志后来成为他2003年夏季发布会的灵感源泉,那一次发布会的背景是中国杂技和少林功夫。他又是如何处理那些搜集来的故事及画面的呢?加里亚诺说:借助我的旅行日志,我把自己的感动体现在服装里。我被一种文化、一个国家深深吸引,我任由自己被它吸引着 (5) 他在前人开辟的路上又跨越了一个新阶段。早在1955年,中国元素就曾被迪奥先生用来进行一些设计,比如1955年冬季的那一款名惊异长裙,后来穿在温莎公爵夫人的身上。这一次的对话以相反的方向进行,迪奥-尤伦斯展向中国艺术家提供了一个发掘西方文化象征的机会。迪奥让艺术家去表现自己的个性,以此证明自己能够在当今时代不断自新。一年来,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已经成为中国艺术新思潮必不可少的传播者,它凭借艺术的活力再一次创造一种富有创意的对话。

DIOR & CHINA III

DIOR & CHINA III

DIOR & CHINA IIIDIOR & CHINA III